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Ind小說網 > 其他 > 逆天萌獸:絕世妖女傾天下 > 第1217章 殷念再給鳳眠一次機會?

-

阿一提著骨刺匆匆趕到的時候,聽見的就是鳳眠的慘叫聲。

還有殷念伸進她嘴裡的匕首挑出的一顆顆汙齒。

阿一猛地鬆了口氣。

卻又想起了自己的女兒,她撲過去,兩根刺骨猛地紮進她的肩膀中,低頭生咬下鳳眠臉頰的一塊肉,齜牙怒道:“徐豪雲,你竟然還敢出現在我麵前?”

殷念知道鳳眠不是個好的。

但卻不知道這人是徐豪雲。

“你確定?”她詫異的看向阿一。

“她的氣息不再掩藏,我怎麼都不會認錯的,就是她!”阿一又撲過去咬爛了她的一顆眼珠。

她生啖其肉,要將骨頭都嚼爛了般摁著不斷掙紮的鳳眠。

殷念冷笑一聲,叫兩隻蛛獸幫忙摁住鳳眠,任憑阿一發泄。

“我女兒那麼信任你,喜歡你,你為什麼啊?”阿一狠搖著她的腦袋抓下大把大把的頭髮。

鳳眠的鼻子少了一半,血痰堵住喉嚨,盯著阿一發出‘赫赫’的聲響。

為什麼?

自然是因為阿一的女兒有著天生的好氣運,那孩子,身子健壯,天賦極佳,最適合用來吸收氣運了。

“你傷害了一個最喜歡你的孩子,她多喜歡自己的師傅啊?”有一瞬間,殷念甚至覺得阿一眼睛裡要滾出血淚。

徐豪雲?

鳳眠在心中冷笑了一聲。

那本就是她最先開始亂起的名字。

她接觸這對母女,除了想要得到鎮靈窟之外,還有便是她要續接好運,她這輩子都是上天的寵兒,這世上所有人都該成為她的踏腳石!

鳳眠在心中想道:“若不是我的轉運天賦不夠強大,雖能吸取氣運,卻隻能動動那些命數將儘的老人,或者是幼童,還有傷重之人,可比起老人這種氣運差不多用完的,我當然更喜歡孩子,怪就隻怪你女兒年紀小小,氣運那麼好做什麼?”

她想道,便也艱難的說了,她就是要誅這些人的心,不然殷念也太得意了。

“你怪我做什麼?”鳳眠盯著阿一笑,“你不該怪你自己,引狼入室,輕信他人,女兒空有一身氣運你卻冇有實力保護她,你女兒為什麼死的?是因為我嗎?難道不是因為你自己蠢嗎?”

“蠢貨有什麼理由活在這世上?”

噗呲一聲。

殷唸的龍刀砍中了她的背。

“不必將你的罪孽試圖推出去,你個蠢貨。”她諷刺一笑,“看看你現在是被誰踩在腳下,得意什麼呢?”

“告訴我,鳳家和沐家到底在弄什麼東西,我可以放你一馬。”殷念冷聲道。

“呸。”鳳眠朝她吐了口口水,“你猜我會不會告訴你?”

“我想也是。”

殷念卻不惱,緩緩半蹲下身子,輕輕摁著她種著言靈天賦的蝴蝶骨下方。

同時,伸出染滿了血漿的手,在鳳眠略帶幾分驚悚的目光下反握住了鳳眠的手。

“不然這樣,我對你方纔那一招挺感興趣的。”

“你可以用你的雙天賦,火力全開的再試一次,能不能吸走我的氣運。”

殷念提出了她完全無法理解更無法拒絕的提議,“來,握住我的手,我再給你一次機會。”

她隻猶豫了片刻。

不管殷念是自大也好還是有謀算也好,這是她最後一次機會了!

鳳眠對自己的能力是有自信的!

“你彆後悔!”

她猛地撲了過去一把用自己被絞的扭曲的手用力抱住了殷念。

溫熱,龐大的氣運源源不斷的流入她的身體裡,鳳眠臉上湧現出了狂喜之色。

懸崖之上,蠍神女看著麵色平靜的準備去接殷唸的烏合宮眾人,終於反應過來了。

“不是,你們知道殷念冇事嗎?”

“方纔那怪物難不成是?”蠍神女又看向四周,“那坤桐山的異動也是她佈置的?其實根本冇有什麼異動?就是為了佈局?”

“不是,你們怎麼做到的?”

蠍神女又驚訝又生氣,“虧我還替她著急了一下,她竟然冇告訴我?”

元辛碎摸了摸自己的耳朵,覺得這女人話好多。

他輕身躍下,去底下接人去了。

安菀也想去,被蠍神女一把抓住手腕,“不成,你必須告訴我你們怎麼做到的。”

安菀撓頭訕笑,就是不肯細說。

而此時。

在各個蟲巢下。

拳頭大的數千隻小地鼠寶寶正費勁巴拉的提著一個個藥丸大小的白金圓子,找到一個巢穴就丟一顆進去。

丸子一落在地上就爆炸出‘嘭’的一聲響,驚擾了裡頭正在沉睡的蟲獸們。

它們受了驚,雙眼赤紅的往外跑,自然就成瞭如今的這‘坤桐山’異動的情況。

這小圓子是畫萱做出來的最新法器,小地鼠們一鼠扛著一小袋,鼠鼠都有,公平公正。

它們興奮的丟完就跑,跑路的速度甚至不輸給自己的父母。

本來還想再丟的。

直到母鼠過來找它們,告訴它們不必再丟了,才戀戀不捨的馱著自己的小包袱鑽洞跑了。

元辛碎與蠍神女等人一到懸崖底。

就看見殷念被那滿身是血的鳳眠抱著,兩人周身纏繞著一圈紅色的薄氣。

蠍神女覺得烏合宮的人有病,“你們不是說一切都是殷唸的算計嗎?都抱一塊兒了!那紅色的東西看著很不祥啊!”

她側眸瞥了元辛碎一眼。

挺想問問元辛碎此時此刻什麼想法的。

尤其殷念還很溫柔的低頭說了句什麼。

那鳳眠渾身抖了抖。

蠍神女皺眉,終於察覺到一點怪異,總不能是鳳眠被殷念感動的發抖了吧?

她往前走了兩步。

看見鳳眠背後兩側猛地炸開。

蝴蝶骨炸的稀爛。

那些紅色的薄氣鑽入她的體內後才發生的這一幕,她的身體難以承受。

言靈天賦和轉運天賦同時在她體內炸成碎末。

她遭到反噬了!

辣辣出現在殷念肩頭聚起一團火。

見狀便冷笑道:“哈!敢覬覦我們主人的氣運?你也不看看你承受不承受的了!”

鳳眠雙天賦同時被反噬炸燬,不敢置通道:“不可能!這不應該,是不對的!”

說完吐出一口血,徹底暈死過去。

殷念卻看起來並不算特彆高興,她抬手讓吞吞將鳳眠一口吞進去。

站起身拍了拍裙角,卻發覺裙角染血後變得很重。

“嘖!”肩膀突然被人撞了撞,“你這個人不夠意思啊,你要弄這個,不知道提前告訴我一聲?大賽是你一個人的大賽不成?”

殷唸對上蠍神女譴責的目光。

正要說話。

頭頂卻傳來一聲又一聲古怪的號角,一群奇怪的蟲獸將天空鋪展的密密麻麻。

山頭不堪重負的滾落下些大塊山石,一拋三丈高彈起。

蠍神女見狀靠近殷念,“你這次又準備做什麼?你就提前跟我通個氣就好了,我也不要求彆的。”

說完又撇了在遠處冇過來的白眉神老,低聲道:“他不跟咱們一路,咱不帶她,你告訴我,彆告訴他。”

殷念忍無可忍的打斷她的話。

“我冇有叫人去驚擾這些很強的蟲獸,都是叫的小蟲獸。”

蠍神女一愣:“所以?”

“所以快跑吧。”

“坤桐山真的發瘋了。”

蠍神女:“!!”

元辛碎已經一把抓住已經將人帶上天空化成一道流光往外跑。

蠍神女嘴裡怒罵一聲帶著自己的人趕緊跑。

“念念。”元辛碎抱著她的藥,皺眉問,“方纔那鳳眠做的,真的沒關係嗎?你身體還好嗎?”

“好啊。”殷念看起來臉色紅潤。

她笑道:“我好的不能再好了。”

“反正……她吸走的那部分氣運,又不是我的,可惜了。”殷念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真是冇用的東西,還冇吸完,就遭受反噬了。”

一側陽光打落下來。

纏在殷念脖子上的紅線若隱若現。

坤桐山的異變,是在沐家和鳳家兩家的烏龜罩有反應之後纔出現的。

沐家內部。

寂靜無聲。

滿是燭火的密室中,一直緊閉眼睛的沐揚猛地嘔出一口血,他突然覺得無比疲憊,像是被抽走了無數精氣神一樣,一個顫身倒在地上。

他兩手撐在地麵上。

指尖的紅線變得無比分明。

姻緣線,牽的是姻緣,還是孽緣,到底又是誰勒住了誰的脖子呢?

殷念遙望遠方,笑道:“不是牽著繩子的那人,就一定是主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